胡润中国民营500强:北上深居前三,广州不及杭州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商丘师范学院教务管理系统_商丘师范学院教务处_平安保险e行销
阅读模式

对此,「看懂经济」邀请几名看懂经济评论作家对此文进行了深度解读。(评论内容精选自看懂App的解读)

胡润这个榜单创新性的用市值/估值进行排名,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在以往的中国五百强、中国民营五百强主要以营业收入作为排名依据,即便以市值作为排名依据,也是局限于上市公司,没法对整个市场的全貌做一个了解。胡润的榜单是把上市的和没上市的公司混在一起排名,这样就可以看到从市场和投资者角度来观察整个中国民营企业的全貌。

从作用来看,就是原先采用营收排名的时候,许多传统产业因为经营年限长,营收都很高,排名往往比较靠前,但是利润和增速未必高,特别是增速,成熟型的传统行业的大企业一般都很慢了。但是,市值的排名法却不一样,他既考虑了企业的资产、营收规模,也考虑了行业的成长性、利润率水平,是市场对一个企业未来价值的整体估算。

如此计算的好处就是一些高成长性、高利润率的科技行业和新兴行业就会凸显出来。事实也果真如此,先进制造、互联网和软件行业(含榜单里的传媒和娱乐、电子商务、金融科技、人工智能、应用软件)、大健康都被凸显出来了,特别是互联网和软件行业被凸显的优势更为明显,许多营收排名不靠前的公司,市值却非常高。比如,蚂蚁金服2017年营收估计为500多亿元人民币,2018年估计不会超过1000亿元。

从利润来看,2017年税前利润为131.9亿元,2018年亏损19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税前盈利59亿元,但是估值给到了10000亿人民币,与蚂蚁金服市值/估值接近的中国银行,2018年营收5000多亿,净利润1900多亿,这样的估值差距,用营收是体现不出来的。从地域分布来看,省份排名是粤京沪居前三,浙江居第四,与上海非常接近,城市排名是北上深居前三,杭州排第四,但是杭州在数量上和第三名差很远,第二的上海和第三的深圳非常接近。

北京作为首都,不仅拥有庞大的央企、国企,对民营企业也产生了很大的吸引力,而北京丰富的人才资源、科研能力,以及丰富的创投资金,使得很多科技型企业在北京扎根。上海一直以来是国企(含央企)、外资、民企三分天下,这样的经济结构导致上海在民企方面长期活力不足,从当下国内经济的佼佼者来看,数量庞大的民企是增进城市活力的重要保障。深圳一直以来没有太深厚的国企底子,因此民营经济发达反倒成了深圳一大特色,以至于深圳的民企数量可以接近gdp比他高很多的上海。

有意思的是,北上深之所以能在以市值/估值的民企排名中胜出一筹,与以营收排名为主的榜单中杭州、浙江成为大赢家的区别在于,北上深的科技企业很多。这些科技企业,或许在营收上不占优势,但是市场给予的市值/估值很高。

另外,比较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的企业名单,我们可以发现北京的公司普遍市值/估值很高,而且是逐步呈现剃度下降的。在排名靠前的民营企业中,清一色的大型平台型互联网公司。上海的公司普遍市值/估值虽然和北京一样非常均匀,剃度递减,但是市值/估值相对较低,比北京低处了一个台阶。这意味着上海的民营企业虽然数量不少,但是没有培育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超级平台是一大遗憾。

广东的企业,市值/估值高的超级大企业有三个分别是腾讯、平安、华为,之后的企业市值/估值下了好大一个台阶,下了台阶后的企业市值/估值水平和上海差不多水平,这预示着广东的企业其实也面临两级分化的情况,强的特别强,但是后续增长发力,开始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广东前三名的企业都创办于2000年年以前,这种情况意味着广东已经开始或多或少出现经济固化的情况。

浙江的名单里,阿里系的两家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遥遥领先,但是后续的就下了很大一个台阶,而且市值/估值下降的很快,这个特点暴露出浙江民营企业传统的企业还是太多,新兴的科技企业不足,需要在新经济上继续多下功夫,争取多出几个像阿里、蚂蚁这样的大型平台企业。

具体的企业来看,三板的企业市值整体比较靠前。以华为为代表的许多知名民企估值比较靠前,与我们的预估和认知是比较一致的。从产业结构角度出发,传统产业占了半壁江山甚至以上。由此可见,中国企业的转型升级道路还很漫长,数字化转型的领域和市场仍然非常广阔。但是新技术包括数字技术、网络电商、人工智能等在具体行业中也是不断崛起。随着整个产业环境和国家整体战略的转型,这方面的企业会增多,市值也会增大,这是符合我们整个的行为预期和国家战略预期的。

另外,从这种地域性布局来说,不同地域的企业模式非常不一样。北京主要是一些总部经济和一些高新技术企业。而传统的经济重镇江浙沪,包括珠三角是以制造业企业,比如说房地产企业居多,具有很强的地域性特点。

反过来,我们讨论胡润百富榜本身。对于企业的估值,上市公司还是比较公开的,因此胡润百富榜排名本身还是有一定实际意义和社会价值。但是关于胡润百富榜,我们更多应该讨论的是他的科学性以及他的这种营销方式是不是有效。

我们能不能有其他更多元、更公正、不带有私心、不带有经济利益的方法进行企业排名,可以是由新闻媒体或者中央级别的科研机构发起的,更偏向纯学术研究、政策研究、或者社会研究的,这个市场也应当是可以充分竞争的。

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目前较有影响力的是两个机构的评价体系,一是胡润研究院,另外一个是中国企业联合会。对比2019胡润中国500强民企与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这两个版本,进入前10名的企业有所不同,华为是两个版本中均入列前10名的企业。

胡润的评级标准是企业市值,关注的是企业当前及未来的价值所在。中企联合会的是按照年度应收排名,所以按照两个不同的维度评出的结果不具有直接可比性,但在逻辑上有一定的关联度。

此次上榜的胡润500强前10名中有7家企业是互联网、数字经济的新生代。这些企业是未来发展之星,应收规模一旦上去了,就会进入中企联合会的榜单中。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些在胡润排行榜上估值高的企业是进入中企联合会500强榜单中的后备军。

生存压力就是最大的动力!民营企业的壮大都有一本血泪史,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细看这些榜上的企业名录,不难发现,他们的成功大体都是这样一个路径:灵活的创业机制+先进的科学技术+智慧超前的一流人才。

时代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智慧在其中的作用越来越大。民营企业的发展壮大,越来越成为国有企业学习的榜样。国有私有企业都应该有危机意识,尤其是国有企业的领导更应该有这样的危机意识。

胡润靠财富排名在中国一炮而红,但回头看看,这种排名的可商榷处很多,准确性也存疑。本榜单评得是“民营企业”,但上榜的大多是是股份制企业。股份制是混合所有制,与民营不完全是一个概念。此外,企业是否有价值,要看多项指标,市值不是唯一的。

猜你喜欢